没有好莱坞的丰厚预算,宝莱坞电影靠人们口耳相传的真心推荐_A佳生活_申博真人百家家乐

当前位置:主页 > A佳生活 >没有好莱坞的丰厚预算,宝莱坞电影靠人们口耳相传的真心推荐 >

没有好莱坞的丰厚预算,宝莱坞电影靠人们口耳相传的真心推荐

2020-07-20

浏览量:966

点赞:480

没有好莱坞的丰厚预算,宝莱坞电影靠人们口耳相传的真心推荐

还记得二○○九年上映的电影「贫民百万富翁」吗?它横扫奥斯卡包含最佳电影的八项大奖,随后在共计三十四个市场创造了世界第一的票房,更为代理商福斯探照灯影业(Fox Searchlight Pictures)产出前所未见的电影产值。

主角自小在破败街区与垃圾堆中求生存的画面,应该不会让人陌生。然而,孟买这个充斥贫民窟的地方,却是全球最受注目的新兴城市之一。它的 GDP 在全球不断窜升,而它的面貌,也正透过宝莱坞(Bollywood)出产的电影,逐渐在世界观众眼中烙印。

电影中,破败、杂乱、民不聊生是它部份的样貌。然而,现代化城市与不堪后巷并存的世界,是任何新兴城市都会走过的阵痛期。如同电影中高收视率的机智节目「百万富翁」,来自社会大众普遍对脱离艰困生活的憧憬,孟买也用娱乐产业为自己创造另类可能。

孟买是人称宝莱坞电影产业的根据地,是个可以跟全球电影龙头较劲的强势城市。电影生产所需的各个环节,都逐步让孟买晋升世界城市。

迥异于片中对生命充满挣扎的贾默(Jamal)故事,片末大伙在联合国文教组织(UNESCO)指定的世界遗迹「贾特拉帕蒂.希瓦吉车站」(Chhatrapati Shivaji Terminus)月台上欢喜起舞的氛围,正说明这地方虽有现代城市难以想像的艰困,却是个大家有梦可作的城市。贾默的故事,正是乐观性格的孟买人,对光明未来持续追求的小人物缩影。

孟买现在人口数高达一千二百万,是印度第一大城,人口密度达台北市的两倍。如同伦敦、汉堡及香港等有海港的大城,地理位置影响它在全球化过程中不断进化,并同步累积城市资产。

从二十世纪初开始,孟买已是印度最大的工商业城,此后人口不断成长。印象中,路上人、车、牲畜间摩肩接踵,交通大道成大停车场的都市窘态,在孟买恐怕也早已司空见惯。然而,如邦加罗尔(Bengaluru)透过发展资讯科技,跳脱落后公路系统的产业发展限制,孟买也用其地理条件,形塑与全球串接的能力,努力将它的产品外销全球。

自英国殖民以来,城市贸易一直是孟买与全球串联的推动力。孟买人早已操着流利的国际贸易语言,市场交流的相关法规与机制更早已存在,因此它被视为南亚最全球化的城市经济。此外,分析「全球生产者服务」的公司(GaWC, Globalization and World Cities Research Network)的报告中指出,在「最有充分连结性的经济体」的面向,孟买排名第十二位──超越台北与加尔各达,与芝加哥、莫斯科与圣保罗不相上下。预计在五年之内,孟买将成为南亚最富有的城市。

综观所有对外输出的产品中,与形塑孟买城市印象最相关的项目,就是电影产业。想像美国以好莱坞电影对全球输出美国文化,它在创造经济价值的同时,也造就多少怀抱美国梦的移民。

影视及周边相关产业,为孟买创造可观的就业机会,电视、卫星网路、大型製作、后製公司及出版事业,皆纷纷落脚孟买。伴随广告公司的设立,已形成绵密的产业聚落,无怪乎它在世界电影的影响力已不容小觑。

然而,新兴城市皆有其该克服的问题。虽有足够的经济发展潜力,但针对如工作地点、生活、及观光的全球意见调查报告来说,它仍位居全球大城中的后段班。

但我们该看的是,电影产业让孟买化劣势为优势。不盲目追求跟别人一样的城市定位,让它在不甚完美的竞争条件下,城市辨识度逐渐清晰。

宝莱坞电影总少不了歌舞。那种印度乐声中独有的轻快与呢喃并行韵律,突显女人身形的传统薄纱服装「纱丽」(sari),不管电影如何现代,即使身着牛仔裤的少女仅在头部环绕薄纱,属于印度的传统风格依旧穿梭其中。

印度圣雄甘地曾说:「在传统中游泳是健康的,然而在其中沉溺便是自杀的行为。」 孟买出品的电影,便呈现了同时在传统与现代泳池中逐步发展的过程。

还记得我在英美生活时期结识的印度朋友,即使是在美国出生,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美国人,还是极度尊重自己的文化。走入印度朋友的家,似乎除了房子外观是美式,内部则完全像是另外一个世界。那是印度人不管在世界落脚何处,总要保有一份与自己家乡的关係。甚至是婚姻对象的选择,他们也鲜少与其他族裔交往,要不就回印度,透过媒妁之言结婚。这样的文化性格,也呈现在宝莱坞电影中。孟买在与世界连结的同时,总要确保自身文化清晰的识别性。

宝莱坞电影在一九一三年,由印度电影教父法尔奇(Dadasaheb Phalke)完成第一部电影长片后,影响不少人投入电影製作或拍摄的工作。到了三○年代,每年已达生产二百部电影的荣景。五○年代时,电影产业在印度几乎无国家金援下,依旧走到了黄金时期,近来在国际上的电影形象也大抵在这时形塑。

《贫民百万富翁》的导演丹尼.鲍伊(Danny Boyle)就说,他在电影中试图再现五○~八○年代印度电影的经典元素。如故事轴线从贫穷到富裕,弱势小人物努力脱贫的社会现象;风格上力求蒙太奇般的夸张时空拼贴,如剧中角色从火车中一跃而出,转瞬间已是七年后的情节等等。

尔后,自七○年代起,政府大举欢迎海外移民的后代返乡,让印度经济重新进入全球市场,创造了更多的剩余资金投入电影产业,宝莱坞电影中的印度文化,也开始在世界观众的心中烙印。

从一九九八年开始,大型企业更开始进入孟买电影市场,让当地电影製作的流程日益专业,产业圈的成熟整合,强化了它在全球的竞争力道。有趣的是,大众的娱乐需求,仍由不少小型的家族电影事业持续支撑着。或许这是为何电影中在地的印度生活总能写实描绘,没让商业考量稀释了宝莱坞电影的识别性。

虽与电影巨头好莱坞相比,宝莱坞的收益仍是小巫见大巫,美国的电影收益是一百零八亿,印度只有十六亿。然而,它的电影产量及市场渗透力,可说是遥遥领先──二○一二年,宝莱坞的产量是一千六百零二部,是好莱坞的三倍;同年,宝莱坞的电影票卖了二十六亿张,是好莱坞的两倍。

就一个新兴城市而言,我们该看的是它的后续动能。电影带动的周边产业为当地创造可观的就业人口,过去的贸易经验让它有进入新市场的无限潜力,在生活风格、时尚、全球认知层面都大有斩获。

现代的孟买,由于电影製作产业不断成长,也刺激了周边软体工程及动画外包产业。不断向此集中的周边产业,包括电视、广播、电影、网路、移动科技及广告等等,让它成了媒体重镇。跨界的行销力道,加快了电影产业成为孟买行销全球的品牌力。

产业链的整合以外,孟买近来也致力朝高附加价值的商品区块发展,包含故事概念型塑、人物设计等等,接下来更要晋升到资讯娱乐及游戏事业领域。无形中,宝莱坞电影画面所形塑的潮流领导地位,也让孟买成为奢侈品、时尚及表演艺术的首都。

当大家侃侃而谈,要以在地文创商品让世界看见台湾时,孟买可说是亚洲第一个以文化产业走向国际,并对世界产生影响力的典範。专注挖掘在地独特性,也同步让战场格局拉大,才有机会创造市场。

宝莱坞不像好莱坞有大笔行销预算,靠的是印度口耳相传的真心推荐。若说,一般城市中流动的是车潮,孟买的车速虽然慢一点,流动的是人际之间的信任感。

一般城市里,快递骑士递送的是包裹和信件;在孟买,送的是家人为经济支柱準备的爱心便当。这种独特的快递系统称为Dabbawala,接近中午时,他们会为当地上班族从家里收集热腾腾的便当盒,以脚踏车及火车将餐盒送到工作地点,之后再将空饭盒送回住家。这是效率之外,孟买流动的城市温度;这样的人际信任感,是宝莱坞电影深耕国内市场自有的行销模式。

印度国内人口众多,微小的阅听族群百分比,代表的已是巨大票房。若说好莱坞电影在国外有庞大的追随者,宝莱坞电影则佔有一部分西方电影难以渗透的海外市场:周边的伊斯兰国家。相较于价值观差异过大的美国电影,印度电影中的自在生活,已是这些国家的民众所能想望。塔利班政权倒下的那一年,阿富汗出现一种独特的城市奇观:戏院外大排长龙,一群人把看孟买电影,当成是挥别独裁的庆祝方式。

宝莱坞的电影作品,让这群充满基本教派份子、多数女人还蒙着面纱的国家疯狂上瘾。电影中穿着薄纱束胸的女人形象,在公园、夜店里跳舞的场景,已是他们的异想世界。

但若说宝莱坞电影仅能在区域性市场称雄,那可就错了。它在风格与结构的独特性,也影响了如「红磨坊」(Moulin Rouge)这样的好莱坞卖座电影。此外,据统计,全球每週有一亿人口观赏着宝莱坞电影。

美国与印度的电影产业间有一种自然的整合能量。两个市场都有大量的观影观众,更有开放的娱乐政策,彼此之间若能合作,在相异风格间,必能激荡出更多的产业创新。目前包含华纳兄弟、迪士尼等等的大型美国娱乐公司,都已在印度共同製作电影。

当「贫民百万富翁」在全球电影告捷之时,不少人提出质疑:虽然印度元素主导了的电影呈现,但终究是英国人製作。如果该电影是由印度导演编导,还会如此受欢迎吗?

这个问题可由印度导演亚努拉.巴舒(Anurag Basu)执导的电影「风筝」(Kites)得到反证。这齣由墨西哥与印度演员联合演出,并在美国西南方拍摄的电影,亦在美国缔造三千万美元的佳绩。

可见,在电影製作的环节中,不论宝莱坞的人才处于哪个环节,来自孟买电影文化的影响力,已在世界渗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