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补带出美感 开创时装新定位_Q生活书_申博真人百家家乐

当前位置:主页 > Q生活书 >修补带出美感 开创时装新定位 >

修补带出美感 开创时装新定位

2020-06-18

浏览量:437

点赞:818

修补带出美感 开创时装新定位 修补带出美感 开创时装新定位 修补带出美感 开创时装新定位 修补带出美感 开创时装新定位 修补带出美感 开创时装新定位 修补带出美感 开创时装新定位

到巴黎看了两个与Martin Margiela有关的回顾展,想起自己曾经拥有过的一条白色腰带。设计有趣的地方是这条腰带将白色墙漆涂在黑色皮腰带上,然后因为物料性质相异,会随着年月而碎裂,是一个以破旧来纪录年月作美感的设计。无独有偶,早前在荷兰设计周遇到荷兰布料艺术家及服装设计师Heleen Klopper创立的Made to Mend服装系列,亦同样以破旧美感,作为设计的骨干。

看到Heleen Klopper的Made to Mend服装时,有一刻感动。服装设计很多时都以「新」为美,特别是在「资源丰盛」的年代,很少服装设计以修补为卖点。当然,有不少时装设计师会以破旧为灵感,如时装设计师Hussein Chalayan的毕业系列The Tangent Flows,将服装埋藏在泥地氧化,又或Junya Watanabe以patchwork为灵感的设计,甚至是近年再回归潮流的烂牛仔裤,都是化破旧为美感的作品,但大都只有破旧的皮相或文化符号,如grunge或punk等,却没有对正当下的环保精神。但Made to Mend服装,却有着日本瓷器金继的美学及精神,进一步地化修补为美感,同时亦不失修补过程中涉及的难度考量,将修复本身化为玩味。

假如要以一字来归纳Heleen的作品,该是羊毛。「我想我最早与羊毛结缘的作品,该是摄影师Marsel Loermans及平面设计师Anton Spruit合作的海报作品系列Ball。系列共有6款作品,将6颗手掌大的羊毛球放大成一幅150x150厘米的海报。由于焦点放在毛球边,让人难以透过海报来判断毛球的原有大小。」眼前的Heleen在工作室说。

Heleen本身在Gerrit Rietveld Academie修读工业设计,毕业作品却以工业设计关係不大的毛毡作为主要素材,製作出立体及具收纳功能的地毡。「因为我很喜欢毡绒的质感,而且家中亦有不少纺织品。」Heleen打开收藏了曾祖母布料的盒子时说。盒子内可看到不少出自其曾祖母的织补小手帕,是19世纪的古董,将织补化为图案,是心机亦是手艺之作。「我的曾祖母是纺织教师,启发了我的祖母及母亲对纺织品的热爱,现在她们仍不时作鈎织。」这种血脉亦流到Heleen身上,于2009年正式开始了首个与羊毛相关的企划Wool Filler。

针毡作修补 技术转移带新意

「当时阿姆斯特丹设计博物馆有一发掘全新展出设计品的平台Platform 21,Wool Filler是其中一个作品。当时的最后一个主题是修复,并以6个月展期为目标。当时我在想如何用传统以外的方式修补冷外套的破孔。在木工上,一直有一种名为木材填充物(woodfiller)的填充物,我在想如果有同类型的填充物用于服装的话,该能令修补服装变得更容易。两者的最大共通点,是木材与针织品的纤维都有其方向性,而毡绒亦与木材填充物有同种特质,针毡(needle felting)这种技术正好将两个概念结合为一。针毡本身大多用于製作毛毡,但从来没有用作修补,加上可以将不同颜色、图案修补破孔,这种『技术转移』为传统技术带来新意。」Heleen边示範边说。由woodfiller引伸而来的Wool Filler概念后来走出纯展览的界线,发展成可独立发售的DIY工具套装,其后巡迴世界各地展出。

Heleen开启了服装修补的发展方向后,便由Wool Filler走向Made to Mend。两者虽然同样以修补为主,但Wool Filler以修补工具为本,而Made to Mend则是可作修补的服装为研发前提。「Wool Filler的修补方式相对地容易入门,而Made to Mend则是进阶的发展。但回顾整个过程,我想最重要的有两点——修补及DIY。Made to Mend的起源,是一条破旧的Comme des Garçons长裤。当时我一个音乐家朋友尝试以Wool Filler修补屁股上的破孔,但效果不太优雅,于是诱发了我设计Made to Mend服装系列。」

新衫订製织补 成个人化签名

Heleen手上的Comme des Garçons长裤布料以平织(plain weave)製成,亦成为了Made to Mend採用的布料,是一种基本织法。正常的平织布料,可以织补(darning)的方式来处理,但考手艺。为了解决这个难题,Heleen由纺纱入手,为每条线加入强韧的再造尼龙线作线芯,然后将羊毛包裹着尼龙线芯,再织出布料,这设计背后也有环保的考量。「当毛线上的羊毛磨蚀了,尼龙线芯能留下作骨架,让整个织补过程更容易。穿者只需要沿着尼龙线芯骨架,用上不同颜色的羊毛线,以十字绣的手法来织补破孔。现时我们提供三种不同的纱线粗度,基本上线愈粗,强度亦愈低,更容易修复。当客人买下Made to Mend系列时,亦会附有修补用的毛线。另一个系列签名式,是客人可以在新衫上订製一个织补部分,作个人化设计,如衣袋或领位,有点像订造服上的缩写。」细看Made to Mend上的织补痕迹,不难想起出自Heleen曾祖母的织补小手帕,但为传统手法加入环保新元素。

文、图:Dawn Hung(www.sedimento.c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