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普通的年代,我们需要更「普通」! _Q生活书_申博真人百家家乐

当前位置:主页 > Q生活书 >不普通的年代,我们需要更「普通」! >

不普通的年代,我们需要更「普通」!

2020-06-14

浏览量:307

点赞:647

不普通的年代,我们需要更「普通」!

图、文/RAPAQ POINT 破点

我们普通的生活里,原本就存在一些普通的好设计。

这样的事情,大家都熟悉的日本无印良品在2003年就发起一个名为「Found Muji」的计画来告诉我们。他们前往世界各处,遍地搜索家家户户的日常物品、挖掘民间传统工艺。

「这个计画中,创新不一定是创造的必要过程。我们寻找世界不同文化里每个人家里耐得住使用、也一直还被好好使用的民生必用品。对应当代的生活方式、文化以及传统习俗的改变,重新做调整,重製成一个商品。」

不普通的年代,我们需要更「普通」!

竹编容器,为日本无印良品的Found Muji计划中的台湾系列。

不普通的年代,我们需要更「普通」!

左为五金行的钢杯。右为医疗用俗称腰子盘的不鏽钢容器,于日本d&department购得。

好的设计,能合身、诚实的执行任务

这些物件像是:中药店装着药草的罐子、瑞典人搜集院子落叶的塑胶篮、隔壁庙口的圆板凳、法国邮局用来装信件的大布袋、老工厂装点的塑胶箱、南方传统的竹编椅。这些看似平凡的物件,留在我们使用经验之中,合身的、诚实的执行各自的任务,「普通」即是好设计。

另一个不追赶流行、不追捧多余设计,同样令人敬佩的计画是D&Department Project。创办人长冈贤明提倡Long Life Design - 永续设计。2000年他在东京的近郊开了一间二手店,专门搜集日本民生里的物件,反思市场上过量空泛的商品。他提出设计师在创作时应该要先深入了解物件的本质,并把「设计」放在最后,而不是一开始就落入好不好看、美不美观的空壳。无法被持续使用的设计,很可能又是另一个多出来的恶梦。

不普通的年代,我们需要更「普通」!

左为落叶蒐集篮,为日本无印良品的Found Muji计划中的瑞典系列。右为台湾传统竹椅。

不普通的年代,我们需要更「普通」!

左为京都手工茶罐。右为日本THE Project的便当盒。

解释「设计」最精準的字:普通

长年与MUJI、Alessi、Flos等国际家居品牌合作的英国知名设计师Jasper Morrison,2005年在米兰家俱展看到深泽直人为Magis设计的一张凳子,说出了超级普通(super normal)的大好讚评。「看不出设计的设计,是我从事设计以来一直努力的目标。更尤其在现在这个时代,设计到底是什幺? 超级普通,对我来说是解释设计最好的精準用字。」(SUPER NORMAL, a perfect summary of what design should be, now more than ever,__ Jasper Morrison)

Japser Morrison去年背对世界潮流设计出了一支只能传简讯、拨打电话的手机。「手机本该轻巧、电量十足。」「它就是一支你应该把它丢进背包里然后去山上晃晃的手机啦。」反证了资讯过量,而且「智慧」过多的当下。

不普通的年代,我们需要更「普通」!

五金行彩色皮尺。

不普通的年代,我们需要更「普通」!

五金行玻璃杯。

只要稍微用心,我们其实不需要更多

这是一个不普通的当代,太多的商人与设计师低估了大众对于好的设计的想法,都想要「多设计一点」,或是做出一些多余的东西。而对我们来说,「想要多一点设计感」,是提案场合里常常最令人发抖的评语。

物件的形式(form),跟它所要承载的东西,与使用者的经验或行为皆有关係。在「设计」之前,先问问自己目的是什幺,它有无反映我们的需求。而通常能做到这样事情的、又或者它可能只是单纯因应需求而自然所创造出来的物件,这些东西反而都可以看很久。

水果行的篮子、五金行的玻璃杯、356页可以撕掉每天都多一张纸的日曆、京都巷内老师傅手工製作的鬃刷、阿嬷时代揹婴儿的背巾。普通的生活,早就有这些普通的好设计,只要稍微用心,我们其实不需要更多。

本文经原作者Five Metal Shop同意转载自Five Metal Shop粉丝专页。

看更多《破点 POINT》文章

想即时获知最新设计新知动态,欢迎加入《破点 POINT》 Facebook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