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主义科学永不消失:《高级人种》回来啦!_K素生活_申博真人百家家乐

当前位置:主页 > K素生活 >种族主义科学永不消失:《高级人种》回来啦! >

种族主义科学永不消失:《高级人种》回来啦!

2020-07-27

浏览量:172

点赞:782

种族主义科学永不消失:《高级人种》回来啦!

  你觉得种族主义科学可能会消失吗?由于社会不断向着更进步、更宽容的价值观迈进,因此那些深信某个群体天生比其他群体更聪明或健壮的种族主义科学总有一天会消失?那你就错了。

  科学记者安琪拉‧赛尼(Angela Saini)在新书《高级人种》(Superior: The Return of Race Science)指出,种族是相对较新的概念,最早的用法源于十六世纪,指涉来自同一个家庭或部落的群体,并没有包含今天的定义:与外表或肤色无关。赛尼解释说,一直到十八世纪欧洲启蒙运动时,肤色也只被视为一种因为居住地理环境产生的差异:当时认为生活在炎热地区会有深色皮肤,如果搬到寒冷地区肤色就会变浅。

  种族主义科学的起源似乎与维多利亚时期科学家着迷于对生物进行分类的狂热,瑞典植物学家卡尔‧林奈(Carl Linnaeus)发明了今天为人熟知的二名法,针对生物(例如智人)进行分类,他是最早开始以「种族」方式对人类进行分类的科学家。林奈在1758年提出了四种分类,分别对应美洲、欧洲、亚洲和非洲地区,其肤色特徵为红色、白色、黄色和黑色。天真的人可能误以为林奈纯粹想为生物分类,但赛尼解释了林奈的分类方法:不仅是形容美洲原住民拥有直黑头髮和宽大鼻孔的外观特徵,还描述他们具有「被征服的天性」。林奈的分类法进一步把类怪兽与野人也划进了人类亚种。

种族主义科学永不消失:《高级人种》回来啦!

  赛尼的文章令人大开眼界,她概述了生物学界众多着名观点逐渐积累的影响,都与今天夸张且不科学的种族主义理论有关。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也曾对人类进行分类,他在「最高级的人类种族与最低阶的野蛮人之间划分等级……男性高于女性,而白人高于其他所有人类」。因捍卫达尔文演化论素有「达尔文的斗牛犬」之称的汤玛斯‧亨利‧赫胥黎(Thomas Henry Huxley)也是彻头彻尾的种族主义者。他认为所有人不是生来平等,甚至在一篇有关黑奴解放的文章里声称白人拥有比较大的大脑:「在文明的阶级体系中,最高等级的肯定不是我们肤色黝黑的表亲们。」

  这些歧视都是在欧洲殖民主义猖獗之后产生,其后果之一是绅士学者也陆续加入行列,对征服者到处探险的「新发现」进行难以想像的分类。二十世纪初,这些被视为「其他种类」的一些人被抓进了「人类动物园」里,例如在巴黎盛大举行的殖民博览会。一个世纪后,赛尼走进其中一间动物园废墟,将此地描述为「爱德华时代的迪士尼乐园,里面展示的不是玩偶,而是活生生的人」。这里建造了五个複製的村庄,代表北非与其他区域的殖民地。在为期六个月的博览会上,成千上万的参观者目瞪口呆地观看这一群与自己「不同」的人类,而科学家则记录了异族人的测量资料:皮肤和眼睛颜色、头部大小、身高体重、平常习惯吃的食物,赛尼表明:「这为现代种族科学奠定了基础。」

  二十世纪初,白人位居人类社会的顶层不言自明,这样的观点也渗透到生物学家与人类学家的许多思想里,尤其是优生学领域。儘管没有强而有力的证据支持这些笼统模糊的理论,但似乎很难能阻止科学家继续做这些事。绝望的谷底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竭尽所能寻求厌恶「其他种族」的正当性,试图以科学证明雅利安人的优越性。

  战后,情况发生了变化。西方生物学家和人类学家对于种族科学与优生学共谋的恐怖行为感到震惊,他们尽其可能地去做胜利者应该做的事:改写历史。在美国和英国,任何与歧视思想相关的研究都被抹去、大学院系被重新命名,而科学家则被转移至新的研究领域。195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召集100位科学家、政治决策者和外交官共同发表声明,希望消除种族歧视思想、终结种族主义和种族主义研究:「科学界普遍达成共识,承认人类是一个整体:所有人皆属同个物种,智人。」

  善良与正义似乎战胜了邪恶。是吗?

种族主义科学永不消失:《高级人种》回来啦!

  赛尼表明,种族科学从未消失。它反倒在黑暗里变本加厉地腐化,研究资金源于躲在暗处的人头基金会,还有那些毫不掩饰的白人至上主义者。该领域甚至拥有自己的同行审查期刊,旨在发表关于人种之间具有明显差异的研究。他们打着学术自由的口号,冷酷无情地区分人种的高低贵贱。

  赛尼认为这群人的动机很明显:这些科学家与其支持者躲藏在学术头衔和附属机构的背后,希望巩固他们深信不疑的阶级制度,确立某个族群优于其他族群的观点。因此每一种新的生物学科都很快被纳入这项任务中,例如遗传学。查尔斯‧莫瑞默里(Charles Murray)和理查‧赫伦斯坦(Richard Herrnstein)在1994年出版的《钟形曲线》(The Bell Curve)里声称:非裔美国人不如白人聪明,种族之间的基因差异是造成差距的重要因素。

  八O年代美国的一项研究(《钟形曲线》引用了该研究)提到,如果询问人们的自我种族认同,然后再进行测量(例如教育程度或智商)会得到不同种族有不同平均水準的结果。然而,这并不能说明一个种族在基因方面比另一个种族更优秀。最主要是因为从最新的基因测序研究得知,非裔美国人拥有大量的欧洲祖先血统——根据一些遗传学家的看法,他们或许应该被称为「非裔欧洲美国人」。对于非裔加勒比人来说,欧洲祖先的血统还要更多。因此,种族融合的程度比我们想像得还要複杂,不是单凭外表判断就能判断。此外,普遍使用的「种族」定义也不同于遗传学家对祖先的看法。

  赛尼的新书请求读者面对这个不舒服的现实,她在上一本书《劣种》里有力地描述科学如何误解和扭曲女性(现在仍然如此);她在《高级人种》里解释了我们为何不该带有种族优越感,她经过仔细研究带着正义的愤怒进行激烈地辩论。

  赛尼说:「知识领域的种族主义始终存在,它是存在于学术界核心的一颗有毒小种子。无论你以为它死得多彻底,但它只需要一点点水就会捲土重来,而现在的环境正下着倾盆大雨。」

书籍资讯

书名:《Superior: The Return of Race Science》

作者:Angela Saini

出版:Fourth Estate

参考报导:Guardian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