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堂庇佑岛民‧海王缔造传奇‧老港人知足常乐_B生活君_申博真人百家家乐

当前位置:主页 > B生活君 >教堂庇佑岛民‧海王缔造传奇‧老港人知足常乐 >

教堂庇佑岛民‧海王缔造传奇‧老港人知足常乐

2020-07-12

浏览量:836

点赞:144

教堂庇佑岛民‧海王缔造传奇‧老港人知足常乐老港,是一个充满神话和传奇的孤岛。四十多年前,一场大火烧毁岛上大部份木屋后,却在蔓延至圣安娜天主教堂时,奇蹟式地熄灭。从此,这场神蹟造就了人人口中津津乐道的一则神话。70年代,一名神出鬼没、恶名昭彰的双鎗大盗“海王”肆虐老港一带后,却在一次和警方交手后消失无蹤。自此,这段尘封往事成了岛民口中的一则传奇。而这些神话和传奇,既是岛民茶余饭后的话题,也是老港岛史的重要注记。华人传统新村或渔村,给人的印象,似乎离不开令人竖起拇指的道地美食,还有那香火鼎盛的古老庙宇。来到这个犹如弹丸小岛的老港,发现最特别之处,并非是极具特色的百年老庙,而是岛上有间历史悠久的天主教堂。岛上已无天主教徒这座天主教堂有个教人啧啧称奇的故事,话说大约四十多年前,老港曾经发生一场火灾,波及的木屋都无法倖免被烧毁,唯独火势延烧到天主教堂时,竟奇蹟地熄灭,让岛民深信冥冥之中自有一股神奇的力量保护着教堂。据知,早期移居此地的先辈,其中有80%是天主教徒,因此早年岛上大多数的渔民信仰天主教。不过,这些教徒在数十年前迁离了老港,因此今日的岛上,早已没有了天主信徒,只留下这座陪伴当地居民走过百年历史的圣母天主教堂。原本,教会想把教堂内的圣物,包括圣安娜像移到十八丁圣伯多禄天主堂,但受到当地其他宗教的居民反对。居民认为,这些圣物多年来都在保佑他们,他们愿意打理教堂,若要装修教堂,他们也愿意出钱出力;1998年,教堂重修,非教徒的村民也乐捐了不少。不同宗教和睦共处,相互尊重的精神,就在这个岛上发扬光大。神父及信众从外地来所以,儘管这座教堂没有了信徒,每天都还是有村民到教堂打扫及点上一对白蜡烛膜拜,若逢农曆初一十五,则会加献一盘水果、鲜花及一对红蜡烛,显示了岛上的华人宗教信仰者对不同宗教的尊重及包容,值得讚扬。居民说,每年8月的圣安娜诞辰,神父及信众都会自从外地而来做弥撒,许多来自十八丁的信徒也会乘船登岛到教堂祷告,欢唱圣诗,热闹非凡。值得一提的是,老港天主教堂内安奉的圣母像,历史悠久,全国仅得两樽。除了历史悠久的天主教堂,渔村内还有两间岛民兴建供奉的神庙,包括供奉着大峰祖师的赐龙坛以及拿督公庙。神诞期间,岛民还会聘请潮州剧团演戏酬神,许多游子更纷纷自外头赶回岛上与家人共聚,使原本宁静的小岛,顿时热闹起来。岛民谈末代海王话到嘴边留半句说起老港,霹雳州沿海一代的前辈几乎都会联想到当年被警方列为“头号劲敌”的双鎗大盗海王的轶事。老港是海王活跃的地方,警方曾经多次发现海王在老港出现,而最后一次围剿海王,也是在老港。据不愿具名的老居民告知,海王在海上逃亡期间,经常在老港、十八丁柴笆、新芭及峇眼出现。他的行蹤不定,出入以快艇代步,腰间必有两把短鎗,时刻都在防卫警方的突击。屋子傍水而建“当时岛上的居民都非常害怕海王,如果有陌生人来老港游玩或探望亲友,都必须照会海王一声,不然会被海王殴打。海王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身份,所以对任何人都有很高的戒心,更担心有人出卖他。”他说,老港、峇眼及新笆渔村远离内陆,属于沼泽地带,屋子傍水而建,渔民不多,自然成了海王匿藏及活动的最好地方,出入也不容易被警方发现。值得一提的是,岛民指海王不偷、不抢,对这个传奇人物的故事津津乐道。或许是坦心惹祸上身,岛民在说着他的故事时,经常都会话到嘴边留半句,再不然就是知头不知尾,不愿道尽海王的身世。海陆空军警大围剿海王始终逍遥法外海王在海上“称王”20年,不曾落入警网,警方为了挫其锐气,仿效打击共产党的移民策略,把两个黑区,即峇眼渔村移到峇东二关,新笆渔村移到大直弄。因海王而创下的破天荒纪录也很多,诸如以直升机空投传单,催促人们勿接济海王、海陆空千余名军警大围剿等。只是,警方向海王发动大小20次的围剿行动,都被他机警逃脱。驳火中伐木工人一死一伤海王逃亡初期,经人介绍,认识了老港的洪门会领袖,暂时在老港培智华小附近一间屋子栖身。他选择老港为巢穴,主要是因为这里的地理环境因素,当地被红树林环绕,有助于逃走和匿藏,如果有官兵在老港岸外发现他,他也能马上发觉。住在“笆头”一间屋子的海王,每当有警方前来围剿时,即立刻乘坐快艇逃往红树林沼泽地带,令警方无功而返。直到1978年的一次交手,警方5名精锐部队攻击老港附近一个工寮,海王与另一人越窗逃向寮后沼泽地带,并以机鎗还击,双方驳火后寮内的十余名红树伐木工人有两人中鎗,而当中一人较后在送院后身亡。此事之后,海王就秘密失蹤,其海上王国也跟着云消雾散,而他也是唯一逍遥法外的“末代海王”。盛娶越南新娘促进人口增长在西马,只有两间学校被教育局列为偏郊区学校,一间是老港的培智华小,另一间是大直弄的益华华小。培智华小校长周振彬坦言,在偏郊区学校执教的老师,可获取额外500令吉的津贴,但许多老师都宁可不获派到这种偏离城市、得乘船过海的学校执教。然而,“到这里执教的老师都认为,既然已被安排来到这里教书,就面对现实吧!所以他们也都很享受当下,都能与岛民及学生打成一片。”周振彬欣慰地说。培智华小仅得35名学生培智华小多年来一直是培育海岛上新生代的摇篮。注重教育的华裔子民,在艰苦厮守渔村时,也不忘建设学校。虽然这所华小的学生随着人口外迁,全校学生仅有35名,不过近年学校设备来亦受到教育部关注而获得逐步提昇,加上渔民近年“盛行”迎娶越南新娘,并在当地“製造”人口,出世的混血孩子自然被送到岛上唯一的学校就读,使得老港培智华小的学生人数开始回扬。周振彬说,明年遇上龙年,因此该校有3名新生,扣除2名毕业生,学校明年会有36名学生。目前,学校有8名教师和一名校长,每个年级开设一班,虽然现有的老师人手及节数分配不足,但大家都很乐意分担工作。教育部拨款建设学校明年有水供海水高涨的时期,在学校周围可以看到很多捕捉螃蟹的网,这些都是学生们在上课前置放的,等到下课时就会有所斩穫。校长周振彬说,只要有几只螃蟹进入网内,学生就有额外的数十令吉收入。“这里的学生都很慷慨,经常会将渔获送给老师,所以他们总有吃不完的海产。”岛民的生活简单朴素,寄宿在岛上的教职员与岛民感情融洽,和学生的关係也非常好。周振彬说,老师每晚会在学生吃完晚饭后,要求他们回校补习。岛上学生的成绩课业表现一般,但经过老师在上课及课余的引导,已有明显进步。学生逍遥设网捉螃蟹“城市的学生竞争很大,凡事都要争取第一,所以学生普遍被繁重的课业压得喘不过气来。但远离繁华的海岛学生,则是乐天派,他们每天除了轻鬆上课之外,也会利用空余时间设网捕螃蟹。”老港海岛是个没有水供的地方,全岛居民皆饮用天赐的雨水,学校也不例外。周振彬说,教育部在推行全国学校都有水供的计划下,拨出了20万令吉给培智华小,进行抽取地下水再过滤使用的工程,这个工程完成了差不多90%,预料明年学校就会有水供设备。“教育部也会在学校设立发电机。国能公司技术人员之前已经到学校视察,目前只待动工及完成。”出入靠渔船载送校长需离岛上网在培智华小担任校长7年的周振彬说,在老港海岛上担任校长,除了忙于校务,并没有其他压力与烦恼,这是在偏郊区尤其是海岛上工作的好处,唯一令他感到烦脑的是,现在是电脑普及时代,要呈予教育部的文件都需要通过网上系统,而学校的上网系统连线欠佳,所以在必要时,他都被迫离岛上网。“在这里,出入都要靠渔船载送,非常不便,除非必须外出办事或开会,我才会离岛,平时我都是寄宿在岛上,而大多数老师一般会在週末离开海岛回家,从外地来的老师,则只在学校假期才回家。”儘管有着许多不便,但老港无疑是个容易令人忘记愁烦的地方。从太平十八丁渔港,循水路轻舟航抵老港渔村需20分钟航程,沿着河道两岸的是茂密的红树林与疏疏落落的渔家。水道虽宽但河水浊浅,老港渔村就在水道左岸,长型排列的50户渔家,是百年不变的沿河筑建。一道经已改良成为水泥建造的通道,由左到右连接着整个渔村。大小渔舟就停泊在河岸渔寮前面,那是那幺令人心旷神怡的渔村景致。踏足水泥桥走道,登上老港渔村,映入眼帘的正是经年累月生活在远离繁忙城市的劳动人民,那种与陌生人保持距离的姿态,反映出的警惕性,让人绝对可以理解。事实上,他们是面冷心热、谦恭朴实,在偏远渔村中乐天知命、勤奋劳作的一群。在这治安越发败坏的时代,老港渔村更突显出难得的恬静与安宁。/副刊‧报导:陈月菁‧2011.06.25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