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思瑜:演完那幕,如果我妈来关心我,我一定会爆炸!_K素生活_申博真人百家家乐

当前位置:主页 > K素生活 >房思瑜:演完那幕,如果我妈来关心我,我一定会爆炸! >

房思瑜:演完那幕,如果我妈来关心我,我一定会爆炸!

2020-07-10

浏览量:556

点赞:168

房思瑜:演完那幕,如果我妈来关心我,我一定会爆炸!

故事工厂 Story Works 以原创戏剧作品为主体,希冀一篇篇好故事,将生活养分带进台湾各个角落。秉持对戏剧的热情与使命、踏实的站在这片土地上,呈现每个动人时刻。在这里,我们製造感动,製造惊喜,製造有生命的故事。

第一次这幺近距离看人称「房子」的房思瑜。

不过是《明晚,空中见》整排而已,饰演女主角「维娜」的房思瑜,从开场就哭红了眼鼻,超过两小时的戏,她的情绪几乎没有断点,从头满到尾。

她是天生的美人胚,即使排戏时只是轻装上身、哭得像泪人儿,却仍在一举一动中流洩出迷人的特质;不过,房思瑜虽美,但不是温室里的玫瑰,「当时被剧团告知确定参与演出时,我就跑去爬大山,因为接下来两个月都要关在剧团了!」房思瑜笑得灿烂。

不能爬大山,还是可以跑步,《明晚,空中见》台北场演出前,房思瑜半夜去慢跑,边跑边调出台词怒吼:「你为什幺要杀人!」吼完,她继续默默跑着,眼角余光不敢乱扫,「很怕路人以为遇到神经病!」

她热爱运动,多年前开始接触深蹲,自己蹲出心得,出版了《房式深蹲》,「我不是要卖书,而是要分享。」房思瑜看起来纤细的身材,其实全是Q弹结实的肌肉。虽然带着阳光阳刚的外型,但狗仔始终对房思瑜的感情世界充满好奇,这部分的现实或许仍然矇矇眬眬,但一讲到《明晚,空中见》的小三与渣男,她可没有一丝丝模糊空间。

维娜恋上有妇之夫的伟凡,原本伟凡给了很多承诺与希望,但就在维娜发现怀孕之际,也同时明白了与伟凡的相恋终究还只是个梦:可能是黄粱一梦,梦醒即逝;也有可能梦想成真,虽然机会微乎其微。

维娜的小三与未婚妈妈的身份,对房思瑜的生命经验来说是陌生的,「虽然一般道德标準下,不允许小三,但我相信每个人做决定的背后一定有原因。」

房思瑜分析,维娜并非不婚、不想有自己的家庭,但因为受到母亲(蔡灿得饰)曲折的情感经验影响,「这人真的爱我吗?我能因为有了自己的家庭,就可以脱离过往、从此幸福吗?」

这些恐惧与怀疑让维娜不敢勇敢追求真正的幸福,而是先以有妇之夫为假障,不用面对婚姻、不用面对真正的磨合,直到人性面的私慾越来越大,维娜开始假戏真做,希望佔有伟凡的比例越来越多,两人关係才开始真正从云端落地考验。

「说真的,我不苛责小三,但是如果朋友发生这种事(怀孕),而她的男人不要这孩子,我一定还是会破口大骂那男的!但是,情绪过后,我想维娜可以为自己选择去或留,不用等伟凡,不用把决定权让给对方,不要让对方来决定自己快乐不快乐。」

而维娜的感情路之所以这幺走,和母亲的关係、母亲的生命经验有关。《明晚,空中见》就像电影《双面维诺妮卡》、《萝拉快跑》,剧情採用非线性时间,平行舖陈各种可能性,一个选择下去,就会衍伸出截然不同的两条路、四条路、八条路⋯⋯维娜看着母亲悲苦的一生,情路坎坷、饱受躁郁困扰、最后以自杀结束生命,她对母亲又爱又恨,本想迎上去用心同理,却又因为某句话而剑拔弩张。

例如,「我当下本来是想讲:『妈,我希望妳多爱自己一点!』但是我们正在争吵,就不会这样表达,我讲出去的话可能变成『我要跟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不要妳管!』年轻时的自己还不搞清楚逻辑,就会这样去跟母亲冲撞,我想这是维娜的心情。」房思瑜分析维娜的状态,谈着谈着哽咽了起来。

为什幺哭?

「我很想替维娜说话⋯⋯我想要表达女儿对妈妈的爱。很多家里,母女关係很容易处在这种状况,有些争吵画面,在我生命中有相似的影子。」

房思瑜说,小时候都会觉得妈妈是对的,随着时间脚步前,母亲也愈加呈现脆弱,不再是女儿心中那个完美的典範,房思瑜开始要学着撑起一片天,也与母亲的期待有了分野,包括该找什幺样的对象、要不要结婚、怎样规划人生,「妈妈希望我该找人嫁,这出发点像是对我最好,但我气的是,妳怎没看到我爱我自己?我爬山,我创业,难道这样的快乐,就不是快乐?我非要变成像妳期待的那样,把一切交付男性?虽然我可以理解传统以来都是这样,妈妈也是这样,但我还是忍不住用强硬方式告诉她,我们不该把自己的期待放在别人身上!」

年轻时的房妈妈喜欢装修、梦想当设计师,对自己的生活情趣很积极经营,写书法、旅行;如今房妈妈年过七十,某天,她发现妈妈不再是记忆中的那样,「她会坐在电视机前一直吃零食,什幺也不想做,以前会把家里整得整整齐齐,现在也不太动了。」自此,房思瑜与房妈妈的角色对调:房思瑜变成妈妈,开始管教变成女儿的母亲,「要她做自己喜欢的事,不准她乱吃零食,我成了母女关係的主导者。」

谈到这,房思瑜比谈戏还更冷静,理由是「跟妈妈讨论过死亡,这不是陌生的课题」,可是她不否认,从维娜拼命回到过去想扭转母亲的命运、救回母亲一命,「我爆开了!我无法把真实的恐惧跟我妈抒发,虽然知道生老病死是无法改变的,但我还是很怕妈妈变老。」

每次有新戏演出,房思瑜都会跟母亲分享故事与排戏,唯独《明晚,空中见》她什幺也没透露,因为她害怕入戏的自己,把维娜对母亲的爱恨情绪喷给现实中无辜的母亲,「戏中最后维娜跟母亲的大告白,那一场最冲击,每次演完以后心都很累,都像经历一场大风暴,整个人都耗尽了,这时如果我妈又来关心我,我就会爆炸!」

台中首演时,正好是房思瑜的生日,落幕后,房妈妈到后台帮她庆生。母亲满脸以女儿为傲的喜悦,丝毫不为戏剧内容所影响。这就是母亲,任凭女儿再怎幺执抝、宣示自己已长大,回到母亲的怀里,仍旧是最疼爱的宝贝,一如剧中的台词──「月亮,一直是圆的,就像妈妈对你的爱一样啊。」

故事工厂《明晚,空中见》

母女,是最亲密的仇敌

电台主持人维娜和母亲关係矛盾,
母亲意外坠楼,成为她内心最大的愧疚。

超级月亮那天,维娜竟接到28年前的母亲call-in,
原来两人都遭遇未婚怀孕的困境。
维娜决定透过这通穿越时空的call-in,
改变母亲的命运⋯⋯

2019/3/30起台中、台北、新竹、高雄、台南全台深情点播

购票请洽两厅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