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勇揭面罩筹款‧感恩老天让她活下来_K素生活_申博真人百家家乐

当前位置:主页 > K素生活 >女子勇揭面罩筹款‧感恩老天让她活下来 >

女子勇揭面罩筹款‧感恩老天让她活下来

2020-07-01

浏览量:871

点赞:856

女子勇揭面罩筹款‧感恩老天让她活下来(槟城11日讯)来自单亲家庭的21岁孝顺女吕艳碹,不忍母亲辛苦扶养她和弟弟,遂在中学毕业后放弃升学的梦想,踏入社会谋生帮补家用,然而,她却不幸于今年初发生严重车祸,连人带摩多地捲入车底而从此彻底毁容,右半边鼻子更是严重塌陷而致使她呼吸困难。不过,儘管面容被毁了70%,乐观的吕艳碹没怨天尤人,反而感谢老天让她活了下来。为了将来的前途着想,她在两个月前更是鼓起勇气脱下面罩,到处向热心人士募款,希望早日筹集到一笔手术费到国外整型,恢复正常的生活。塞棉花撑大萎缩鼻孔呼吸吕艳碹是于今年1月14日在槟城州元首府路转弯处发生严重车祸,她虽保住了性命,可是却自此毁容,前后曾动了两次大手术,包括割切两边大腿肉来修复面容。最教她难受的是,她因上下8颗牙齿也脱落,以致进食困难;右边鼻更是严重塌陷而迫使她每晚睡前得塞棉花撑大已萎缩的鼻孔,以助呼吸顺畅。吕艳碹来自单亲家庭,父亲在多年前发生车祸后脑部受损,中风多年,因此一家四口的生计便落在母亲一人身上,但在她17岁那年,父亲便因病重过世。她接受《》访问时说,她尚有还在唸书的弟弟(17岁),母亲黄春华(40多岁)多年来都是在工厂工作养活一家。眼见母亲身兼父职独力扶养她和弟弟,非常辛苦,她便决定放弃深造的机会,高中一毕业就到外工作赚钱,以减轻母亲的经济负担。目前在律师楼任书记的吕艳碹自认从小就不爱漂亮,但她现在急着想恢复容貌,不是因为贪图美丽,而是为了未来的前途着想。“我不想这张脸孔会影响我以后的前程和发展,更不想让妈妈这幺辛苦养家,所以,我想儘快恢复容貌,过正常的生活。”不过,到处求诊的吕艳碹却无力承担高昂的整型费,她想要在槟城医院动刀却遥遥无期。为了早日动手术,她鼓起勇气除下面罩,于过去两个月来在母亲的陪同下到处筹款,希望儘快筹集到一笔义款到国外动整型手术。“我问过槟城医院,要排期等很久,至于私人医院,我想都不敢想,我们家境根本没办法负担,妈妈这些年来已经够辛苦了,我不想再加重她的负担,所以才被迫向外筹款。”僱主允一週工作4天方便治疗车祸再加毁容,对一名妙龄女子来说已是双重打击,但吕艳碹庆幸自己遇到人间温情,除了神坛理事、亲戚、吕氏公会协助她筹款外,她的律师楼僱主不因她的外貌而解僱她,反而继续聘用她,并在不扣薪的情况,允準她一星期上班4天,以方便她到医院治疗。她说,虽然她毁容了,脸部身上都有着难堪的伤口,但公司依然续聘她,让她感激不已。“我是在去年4月到这间律师楼工作,车祸发生后公司一直给我支持和慰问。他们坚持要我多休息,真的对我很好。”不责怪相识肇祸司机吕艳碹披露,肇祸司机是相识的人,虽然对方迄今都没当面向她说一句“对不起”,但她从来都没有怪责对方;也不曾因毁容而掉过一滴眼泪。“这是一场意外,谁也不想发生,我很认命,只是,生活还是得继续。”她说,当医生告诉她脸部有70%毁容时,她内心平静得很,并只有一个想法:“活下来就好!”所以,事发至今她不曾掉过一滴眼泪,反而,她比较担心的是妈妈。“妈妈虽然没在我面前哭,但我知道她悄悄地在流泪。当我揭开面纱时,我并不急着去看自己的面容,因为外表不是太重要,反而妈妈迟迟不敢拿镜子给我,后来还是阿姨把镜子交给了我。”“我很理解妈妈的心情,爸爸当年发生车祸后,脑部受损,神志不清时,常会动手打妈妈,妈妈到现在都有阴影。所以,在得知我发生严重车祸后,她同样也受到很大的打击。”弟难过帮不到姐姐吕艳碹17岁的弟弟吕润丰自责地说,看到姐姐毁容,他很难过、也很心疼,可是他甚幺都做不到。他说,父亲去世后,妈妈因为要撑起整头家的开销而终日忙于工作,所以他自小可说是由姐姐拉拔长大的。“姐姐很小就会下厨了,她出来工作后,只要我开口要的东西,她都会儘量满足我。”然而,如今看见姐姐因车祸而容貌被毁,他自责不能为姐姐做点事。“我甚幺都不能做,所以目前我只能努力多赚一些外快,刚好学校假期,我就去打工,做装修散工一天也有三十多令吉,有超时工作,我也会儘量争取,我知道,妈妈也一样。我很想念姐姐以前的面孔,我们都希望儘早替姐姐筹到整型费。”不抗拒照镜抗拒看毁容前照片在车祸毁容后,吕艳碹虽不抗拒照镜子,但却不想看回毁容前的个人照,也不喜欢拍照了。她说:“我觉得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拍都不好看……我以前已经没甚幺拍照,现在就更不想拍了。”吕艳碹儘管外表坚强,可是她还是会有感到自卑的时候,只要在公共场合看到有人对她投来异样的眼光,她都会习惯地整理面罩,觉得自己很难堪。她说,即使她在神坛宴会上勇敢向众人筹款,但筹款一完毕就会马上戴回面罩,内心多少还是有点介意。“其实社会没有给我太多异样的眼光,小学同学也体贴我的处境,不会问太多。可能是我自己不能释怀吧,只要有人看我多一眼,我就会不自在,赶快戴上面罩。”“一直戴着口罩也不是办法,我希望可以有一张完整的脸,不用遮遮掩掩。”曾想学跳舞车祸击碎梦想吕艳碹在中五时曾想过升学的梦想,但妈妈无奈告诉她,少了父亲这个经济支柱,家里没办法供她读书,她唯有接受事实,提早到社会谋生。“我没有想太多,就出来做工了,毕竟家里比较重要。”她说,毁容前,她曾想要学跳舞,但一场车祸完全击垮她织梦的勇气。她披露,在工厂打工的母亲每月薪水千多令吉,母亲还要负担每月300多令吉的房租。而她每月在律师楼当书记,薪水亦只有1400令吉左右,车祸后她还需负担一笔车贷。“车祸的摩多是向亲戚借钱买的,但车祸后,手脚也受了重伤,考虑了很久,只好自己供车。我妈妈没有驾驶执照,弟弟也还在唸书,家里只有我一人有交通工具。”肉痕软化后才能进行手术吕艳碹透露,医生建议她脸上的肉痕软化后,才能进行整容手术,但软化的速度视个人情况而定,可快可慢。曾有朋友介绍她,只要进行镭射手术就能加快伤痕软化,但这要花费上千令吉,而且手术要分数次进行,面对昂贵费用,她只好打退堂鼓。“既然要花钱,我暂时也不打算,我现在每天用护肤油搓揉脸上肉痕,希望等到它软化那天,我也顺利筹到钱做整容手术了。”/报导:林春莲、蔡志玲‧2013.12.11

相关阅读